游离态(〒 _ 〒) 语死早_(:3J ∠)_杂食 |・ω・`)

【原创】独 白 [流花] 终章

如果,对目前的现状感到不满,流川自己都会觉得太过贪心了。但是,如果贪婪多一些,那么,幸福也会多一些,不是么?

但,贪婪多一些,在意的事情多会起来。

只要不是讨厌的,那个白痴似乎对谁都可以笑出来,和谁的关系都很好。这让流川产生某些负面的微妙情绪。

和队长的妹妹讲话依旧会脸红,而且和她男朋友的关系好像也不错的样子。和宫城关系不错,一直都是知道的。最近,似乎和三井学长的关系也变得好起来了,让人有点在意。

注意这些琐碎的事情并不是流川所擅长的,只是,和樱木有关的他都会不自觉地在意。

不过,总归没什么特别的可以抱怨的。

而对于某些想要抱怨的不爽,流川也用“因为他是个白痴”这样的安慰式的自我回答忍耐过去。

最近天气不太好,一直阴雨不断。周末也因为下雨的原因那也去不了,流川和樱木在体育馆里不知不觉就呆一天。

因为下着雨,天空黑的也比平时早一些。

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流川轻轻长舒了一口气,抬起手背擦了一把汗,今天差不多就到这里吧,他这样想着。

刚这么想着,就听见樱木就在身后叫他,。

“呐呐,狐狸,来一对一吧~”一如既往元气满满,唇角也微微翘着,兴奋上扬着的声调,樱木这样对流川说。

一眼就看出这个白痴和平时不一样——不管是嘴角笑容咧开的弧度,还是眼睛里闪烁着谋划着什么的光芒。

而樱木对谋划被识破毫无知觉,依旧一脸掩耳盗铃式的故作淡定的样子。

已经累了啊,又不是谁都和这个白痴一样有着怪物用不完的精力的。不是第一次这样在心里抱怨。

“累了,”流川一边弯腰捡起脚边的篮球,一边用余光不动声色的看着樱木,和预想的一样,后者果然一脸不满的皱着眉,一副打算抱怨的样子。

其实,累了这种说辞真假掺半,算是故意戏弄也好,或是单纯觉得樱木鼓着腮帮子的皱着眉头不满的表情很有趣。

不管几次,只要稍微挑拨,就能像这样满足自己某种幼稚的恶趣味。

在樱木出声抱怨之前,流川不紧不慢的悠悠道,“最后一球。”

看着樱木立刻舒展开的眉头,露出又是一脸得意的白痴的笑容,原本谋算着什么的眼睛又开始放光。

在心里重重叹了一口气,总是这么容易就露出这种满足的表情啊。越来越享受这种感觉,某种不能自拔的愉悦感。

毫不留情的拿下一球后,流川将球丢给以樱木。

“说好的,最后一球。”

耍无赖反悔,然后两人进入无休止的一对一,这种事情,樱木做的并不算少,流川竖起手指一边开口提醒着,一边不忘在心里想着这个白痴到底在谋划些什么。

“知道啦,知道啦!”

接过球,樱木先是看了流川一眼,抬头确认了篮筐的位置,一手不在意的运着球,暗暗长舒一口气,然后身体迷惑性的往前一探,不等流川反应过来,敏捷的退后两步,退出了三分线外,起跳出手。

一个大的弧度,球砸中了篮板,在篮框边缘倔强的蹦跶了两下,终于入了网。

“哇咔咔咔咔咔,怎么样狐狸!天才的秘密特训的成果~”

似乎从流川微微吃惊的表情中得到极大的鼓舞,樱木叉着腰冲着流川大笑着,一副计算得逞的得意状。一边却又不自觉的捏了捏手心,在心里重重的舒了一口气,自我安慰着:我是个天才啊,一定会进的嘛。呼呼~

说不惊讶是骗人的,但那并不是流川这样冰冷着沉默的理由,他抬着眼,看着在他面前无比得瑟的樱木,他正一副得意忘形的样子说着些什么。

“猩猩可真不好糊弄啊~不过,眼镜哥哥也真是爱瞎操心啊~~”

“小三那家伙,说了好多废话啊,嘛~也不是全部是废话啦~”

“良田……&&%……×8&”

“我果然是天才吧~~~”

自顾自的说着的樱木,没有注意到流川在一边沉默。

果然,这种表情,对谁都可以露出来吧。

流川从不认为自己占有欲过剩,或者说,在此之前他从未意识到这点。

原本只是被隐瞒的不爽,和久日以来的小抱怨混杂在一起,变得不可忽视。

这样,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?......

胸腔里某种莫名的怒意蹭蹭的往上涨,还有某种久违了的无力。很糟糕的感觉,糟糕到质疑这个白痴有没有在交往的自觉。虽然有点后知后觉,但这似乎就是生气的原因了。

“喂,狐狸,怎样~”樱木一脸得意又想要得到认同的表情凑过来,却又注意到流川的异常,有些疑惑张了张眼,“恩?狐狸怎么了?被天才震惊到了?”

流川低着头弯腰捡起篮球,用这样的方式避开樱木按捺住兴奋又疑惑的视线,然后将球丢给他,朝着篮框扬了扬下巴,“再投一个。”

“....哦...”早就知道,不会这么轻易得到狐狸的认可,瞥了瞥流川,那狐狸还是一脸冰冷的样子,让樱木不自觉想到了严厉又挑剔的猩猩,他咽了咽口水,有些紧张的抓紧手中的球,一定要让狐狸说出认同的话来,他这么想着。

虽然内心是强烈的这么想着,但这样努力想着的心情,并没有传达给手中的球。樱木垮着脸一副不甘心的用眼角瞥着流川想着,这只毒舌的狐狸,这下满意了吧。

“身体太紧张了,肩膀不够放松。”并没有理会樱木怨念的目光,流川弯身捡起球,将它丢给樱木,“继续。”

“唔....哦...”含糊的应了一声,樱木有些怀疑的眯起眼小小的打量了流川一下,发现那狐狸还是一脸冰冷的面瘫像。

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过阴暗小心眼啊?突然这样意识到,樱木有点不自在的抓了抓头小声嘀咕着。

“好吧,天才就勉为其难的就接受狐狸的指导吧!”樱木挑起眉毛,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大力拍了拍流川的肩膀,提高音量故作大度的这么说道。

大白痴.....对着这样白痴的脸,连发泄愤怒的方式都有些忘记了啊。流川揉了揉肩膀。

肩膀上带着温度的疼痛和过于耀眼的笑容,有点像现在的心情。

练习完之后,锁好体育馆的门,已经很晚了,雨依旧在下着,两人各自撑着伞,并肩走在回去的路上。

今天狐狸怎么了?樱木有点疑惑,一路上不停的转头张望着看流川的表情,流川也不说话,一直无视着他,只是自顾自的走着,一副冷淡的样子。

虽然平常着狐狸也是沉默着一副面瘫的样子,但今天好像和平常不太一样,搞什么啊!这么想着,樱木有些不满的皱起眉。

“去我家。”一直沉默着的流川一边继续兀自往前走着,一边这么对樱木说。

“....诶?”正纳闷今天狐狸的低气压,打算开口问到到底怎么回事的樱木被截住了话头,有些反应不过来的,“现在?....很晚了啊,又在下雨,明天吧。”

“去我家。”从一开始就不是询问的口气,只是单调的重复了这句,流川强势的抓起樱木的手,扯着他的胳膊大步地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。

“喂,狐狸放手啊!”雨水从两把伞的的间隙落下,打在手臂上,透湿了衣服,一阵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冰凉,流川依旧不为所动,沉默的拽着樱木往自己家的方向走。

似乎是察觉到流川今天的异样,虽然觉得不满,樱木最后终于还是决定妥协。

“知道了,知道了!去你家,去你家行了吧!放手啊,冷死了。”对流川沉默似地的冷暴力,虽然不爽,樱木还是耐着性子,口气不善的粗声粗气道。

臭狐狸,不知道有在抽什么风。他在心里小声嘀咕。

对于樱木的到来,京子表现的十分热情。

“说起来,今天算是大白的生日呢~”吃完饭坐在沙发上休息,京子这么对樱木说,“去年的今天,小枫把大白捡回来的。所以,可以算是大白生日吧。”

是因为这个啊,狐狸一定要来他家的原因?这种事情,直接说不就好了。樱木恍然的在心里想到,舒了舒眉,低头揉了揉正趴在他脚的脑袋。

抬起头,正好对上流川也是一副刚想起什么的表情。

“这种事情,小枫肯定不会记得吧。”看见樱木直直的瞪着流川,京子似乎猜中了他的心思,调笑着说道,“真是个不负责任的主人啊~”

“恩,的确是!”因为刚刚的不靠谱的猜想,觉得自己真是白痴,也为流川莫名冷淡摸不着头脑而感到不爽,樱木当然不会放过这样吐槽的机会,斜眼看着流川,一脸诚恳的点着头赞成京子。

对于京子和樱木带有吐槽意味的一唱一和,流川并没在意,他弯下腰对着大白曲了曲手指,大白摇着尾巴从樱木脚边走到在主人面前蹲坐下,享受的眯着眼任流川挠着它的下巴。

“这么说起来,那天,好像也下雨了呢.....”京子看了看窗外的还在下的雨,这样说着。

觉得差不多该时回去的时候了,樱木几次想要起身道别,平时不怎么聊天的流川都会不冷不热的插话进来,让他无法开口。

几次之后,樱木总算意识到流川是故意的,乘着京子不注意,樱木不满的虎着脸瞪着流川,而后者并不在意的,一脸面瘫着和他对视。

就这样,樱木失去了回家的主动权。

“HANA酱,很晚了,外面还在下雨,今天就住在这里,一会打个电回去说一声吧。”京子的声音很好听,带着让人难以拒绝的柔和。

真是温柔啊~虽然这么想着,樱木还是摆了摆手想要拒绝,“啊,不用了,我一个人住的。”

“是么,HANA酱真是独立呢。”京子笑了笑,站起身进了房间,“我帮你去找一身睡衣。”

“啊?不是,那个....”被误会了原本的意思,樱木立刻站起身想要解释,却被流川从身后勾住脖子,一个重心不稳摔进了流川的怀里,挣扎着想要爬起来,流川收紧手臂不让他挣脱。

京子在房间里并没有注意到客厅的情况,樱木却被流川出其不意的举动吓了一跳。

不想被房间里的京子听到,也不想这样尴尬的情况下被看到,两人的事情并没有对京子说。对于这样的隐瞒,使樱木对京子始终有着某种愧疚感,尤其是看着京子对自己露出温暖笑容的时候。

“喂,狐狸,放开啊!喂,快点啊!”怕动静太大引起京子的注意,樱木只能仰着脸,表情窘迫的红着脸瞪着流川,压着嗓子小声吼着。

“住下。”清冷的黑瞳俯视着琥珀色的眼瞳,流川并没有因为怀里的人没有反抗而卸了力,反而锢的更紧,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,都让樱木感受某种压迫感。

“好啦!知道了,快松开啊!”

流川洗完澡,边擦着头发边上了楼,大白也跟在他身后进了房间。

进了房间,流川察觉到房间里一阵低气压。樱木背对着他坐在床边,看着窗沿上落下的雨滴,扬着下巴喝牛奶。

在生气吧,这个白痴。

看着这个像是闹着别扭一样的背影,流川微微上扬起嘴角。

大白似乎也感觉到到了什么,走到樱木脚边蹭了蹭他,仰着脑袋冲樱木示好。樱木并没有像往常弯下腰,笑着环住它的脖子或是揉弄它的脑袋,只是垂下手,在它头上温柔却又敷衍似地的虎摸了两下。

流川将大白赶回窝去之后关上门,樱木依旧不打算理他,闷闷的背着他不做声。流川也不说什么,走到他面前,樱木瞪了他一眼,别扭的别开脸不去正眼看他。

只要一生气,樱木的脸就不自觉地鼓起来,这样孩子气的习惯性行为,算是流川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发现——很少有人在带着负面情绪的时候,也能有着这样可爱的表情。

“喂,大白痴。头发,好好擦干。”流川把担在脖子上的毛巾拿下,抬手盖在他的脑袋上,樱木却依旧不理睬他,手也懒得抬的不动,流川难得耐着性子,揉了揉他的脑袋,“听见没有,白痴。”

樱木这才伸手抓着毛巾,胡乱的擦弄了几下,然后他转过脸,因为生气而瞪圆圆的眼睛看着流川,眼里不甘心和愤怒掺杂着,像一只倔强的小野兽。

自己也不习惯这么沉闷的气氛,樱木终于不打算再对流川继续不理不睬,有些别扭的开了口。

“美国,我也要去。”他一字一句的对流川说道。

美国?这样跳跃性的话题,让流川愣了愣。

原本以为大白痴在因为今天他过于冷淡的态度而生气,但事情好像并不是这样。美国啊,流川沉思了片刻,继而似乎想到什么后,清亮的黑色瞳仁又明亮了许多。

是因为这个啊?大白痴,看着樱木闷闷生着气得脸,流川原本郁闷着的心情明朗了起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流川近似恶作剧的威胁下,樱木再次向他妥协,答应住下了。

洗完澡后他便呆在流川的房间里百无聊赖的翻着篮球杂志。流川在楼下洗澡,房门响了一下,推开门,京子进来后把牛奶递给他,看着他手中的杂志,然后问道。

“HANA酱很喜欢篮球吧,有没有想过以后?”

“以后?”

“恩,小枫他,以后打算去美国,那HANA酱呢?”

狐狸那小子,想要去美国啊......他愣愣的想到,然后心里涌出不知所谓的不满和愤怒,那个混蛋为什么一次也没有说过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流川看着眼前这个闹着脾气的白痴——顶着毛巾,火红色的发梢软趴趴的伏在头上,锁骨上留着水滴流过的痕迹,一脸严肃的闹着别扭,小孩一样的幼稚的生气方式让人觉得无奈却又可爱。

美国,我也要去。他听见樱木这样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说什么傻话,大白痴。管你是白痴也好,天才也好,都咬紧牙关跟上来吧,没有人能代替你。(漫画断章取义,轻喷=A=)

“那是当然的。”流川伸手安抓起毛巾揉弄着擦了擦他的头发,然后安抚似地放低声线说道“所以,你在闹什么别扭啊。”

“什么啊!”不知是被说中,还是被流川淡然又不在意的态度给惹恼,樱木炸了毛一般拍开流川的手,“狐狸你又得意什么?!我哪有闹别扭!”

  在樱木眼中这算是理所当然的生气,虽然没想过狐狸低声下气的道歉,但在流川偏偏又是这样一副看似漫不经心的态度,这更加刺激了樱木的怒火,他一边将不爽的脸凑近流川,一边龇牙咧嘴道,“我才没有闹别扭,我是在生气!是生气!”

因为自己而生气,这让流川觉得高兴,但樱木真的不依不饶的闹起别扭来,流川还真是拿他没办法,现在的情况,光是安抚已经不足够了。

“喂,白痴....”流川沉声有些无奈的叫着他,伸手按住对着自己张牙舞爪的樱木,想要让他冷静一下,而樱木正在怒头上,抬手挥开他,顺便给了流川一下。

这只臭狐狸,一直把我当白痴是吧。就算是白痴也是有脾气的啊!混蛋狐狸!他愤怒的这样想着。

这个大白痴,这种事情,只是忘记了说,而且你也一定会去的,不是么?没头没脑挨了一下的流川也卯上了,他还击了一拳,但也没用上多大力,樱木当然不肯吃亏,接着两个人这样你来我往的,最后变成小孩干架般在床上扭打在一起。

这样纯粹不带任何技术性含量的的扭打,凭的只是力气,单单论力气流川还真不是樱木的对手,但流川并不打算让自己占下风。

“大白痴,会被听到。”一边继续着扭打,流川这样说道。

“我管你!”压着声音的低吼,很明显,声音的主人并不像所说的那样坦然。

果然,嘴上是这么说着,樱木心里的确开始有所顾忌的,动作小了许多,流川抓住破绽,按住他的手腕,将他压在身下,沉着身体将全部重量压在他身上。

“死狐狸,滚下来!”张牙舞爪恼怒的低吼着,仍旧不安分的挣扎着。

流川吃力的按着他,而樱木也大力的回敬着他的压制,这让流川渐渐有种力不从心、快要脱力了的感觉,咬了咬牙,他索性卸了力,松开樱木的手腕,却依旧保持压着樱木的姿势,而后者也有点反应不过来的停下了动作,倔着脸疑惑的看着他。

“滚开,狐狸。很重啊,混蛋。”樱木也不想跟他再纠缠着打下去,闷闷的开口道,但流川并不为所动,樱木扭了扭身体想挣脱,但没成功。

终于,像是无意争执般低下头,两手手支在樱木耳侧,将头抵着樱木的额头,眼神沉沉的,他盯紧樱木的眼睛,沉声道,“我才是那个该生气的吧。”

“喜欢我,一次都没说过吧。”这样说着,之后流川便转开视线不再说话。

原本打算推开流川的手僵在半空中,在这样沉默的诡异中,樱木有点尴尬的把手收了回来,身体僵硬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流川。

原来,狐狸也会在意这些事情啊,明明都已经在交往了。

如果只是被爱着,有些心情是不会了解的。但,这些心情,都知道啊,混蛋狐狸!

如果不是喜欢,我就不会说出交往这种蠢话了!

如果不是喜欢,之前那些拥抱、那些吻算是什么?

如果不是喜欢,我就不会因为这种事情生气了吧!

一起上学,一起回家,那是我一直想和喜欢的人做的事情.....

老爸的事情,谁都没有说过啊,连洋平他们都没有....

臭狐狸你性格这么恶劣,天才可是很努力的在迁就你啊,这种事情我明明一点都不擅长.....

这样,还不够么?这样,还不算喜欢么?

  白痴狐狸,总是这样闷骚着不出声,有什么不满说出来啊!就不能像之前那样,像之前说出喜欢那样把不满说出来吗?

“喂,听好了,狐狸......我喜欢你!”

像是下定决心一样,樱木抿了抿嘴唇,伸手扯了扯流川领口。他明显不擅长这样直白的爱意宣告,脸颊微微泛着的发红晕,抓住领口的手指收紧,骨节发白有点颤抖,却努力微扬着下巴,用像是骄傲一样的姿态仰视着流川。

“这种话,说多少次都可以。喜欢你啊,混蛋狐狸....!”

喜欢,喜欢,喜欢,喜欢,喜欢,喜欢,喜欢啊!

喜欢你啊,狐狸,一次也没有说谎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全文完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评论(4)
热度(29)

© 哉小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