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离态(〒 _ 〒) 语死早_(:3J ∠)_杂食 |・ω・`)

【原创】独 白 [流花] 章六

当樱木再次醒来的时候,似乎已经傍晚了。 

因为拉上窗帘的关系,光线不能照射进房间,但从窗帘上不怎么明亮的光斑判断,在这个时间,起床的人并不会很多。 

出了一身腻腻的汗,感觉已经好很多了,脑袋里不再是昏沉沉的钝痛。 

樱木单手覆上眼睛,长长舒了一口气,这样昏沉沉的睡了一天,很饿啊。 

恩?起居室的灯怎么开着,忘记关了么?转头看了看起居室的方向,那里有光亮着,他有些疑惑的想到。 

放下的手,无意间碰上一个温热的东西。 

是什么......掌心里出了一层细密密的汗,樱木摒了摒呼吸,小心翼翼的轻轻蜷了蜷手指, 

一只温热的,骨节分明的......手? 

“呜哇......”心脏猛地抽了一下,樱木猛地甩开手,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叫了一声。 

“唔.......”在昏暗的空间里慢悠悠发出一声沉闷的呼吸,那个恶作剧者一副还不是很清醒的样子。 

“诶?”这个声音.......樱木咽了咽口水。 

有些迷茫的抓了抓头发,浅浅长舒了一口气,他发出轻轻的咳嗽声,然后看了看有些昏暗的房间。 

“大白痴,你醒了啊。”带着刚刚起床浓重的鼻音,流川轻描淡写的这样问道。 

切,又睡着了啊...... 

并没有等待樱木的回答,流川自顾自的站起身,一边在黑暗中摸索到开关,一边郁闷的这样想着。 

“啪嗒” 

清冷冷的白色的灯光,不算是很刺眼,但对于习惯了黑暗的眼睛来说,还是有些一时适应不了。 

流川微微眯了眯眼,而樱木则是蹙着眉头,单手遮住眼睛,指腹用揉了揉发胀的眉心。 

“你...怎么在这?”自顾自的低头揉着眉心,没有看向流川,樱木问道。 

“大白痴...”平淡依旧,却带着若有若无的无力感,流川看着那个别扭的家伙,抿了抿嘴唇。 

“水户,给了我钥匙。”流川半倚在墙上,这样回答道,应该更聪明一点的回答吧,他立刻这样想着。 

洋平那家伙,到底在想些什么啊!樱木抓狂的在心里哀嚎着。 

早上起床发现自己身体状态不太好的樱木,给洋平打了电话,让他帮自己去篮球队跟猩猩请假。然后接着吞了片药,继续爬上床睡觉。 

额,请假......当时果然脑袋不清醒了啊,明明已经很久没有去篮球训练了啊。 

啊,这只狐狸一定是猩猩派来的,樱木有点头疼的想到,一定是猩猩派来的,来看我有没有偷懒。 

没有一个合理的原因,不去体育馆参加篮球队,一丝不苟又正派的猩猩是不会同意的,说不准还会因为无理的要求挨猩猩的拳头。所以,樱木想了一个这样的理由。 

面对赤木质疑和审视的眼神,樱木咽了咽口水,还是硬着头皮,咧着嘴角哈哈哈哈的笑着。 

“真的是秘密特训啊,天才就这么不让人信任么?!”不爽又讨好着什么的口气。 

“偷懒?怎么会!!!!我可是天才,怎么会偷懒呢!?猩猩你就放心好了~”自信满满的保证,掩饰着什么的心虚。 

啊啊...猩猩那家伙,真是大嘴巴!樱木有些抓狂的在心里想到。 

  都说了是秘密特训,是秘密啊,怎么能告诉其他人呢,尤其是这只狐狸......樱木郁闷的撇着流川一眼。 

这只狐狸,果然是猩猩派来的吧!又一次在心里这样想到。 

“秘密特训,我没有偷懒啊。” 

樱木有点心虚的看了流川一眼,一边不怎么理直气壮地说道,一边在心里想着:狐狸会告诉猩猩吧,这只爱打小报告的狐狸!怎么办...猩猩生气起来真的很可怕啊。 

“大白痴,你的脑袋里面,到底是些什么啊.....” 

虽然不知道樱木在说些什么,光是看着樱木表情,流川知道这个白痴又想到奇怪的地方去了,已经无法因为这种事情生气了,流川有点悲哀的在心里想到。 

两人沉默的在矮桌面对着坐着,因为刚起床的缘故,两人都一副恹恹的样子,气氛虽然依旧有些微妙,对樱木来说,却不像之前那样让人觉得烦躁。 

开了窗,偶尔会有一两阵风吹进来,风铃发出悦耳的轻响。 

樱木的头发短短的支楞着,额前沾湿了的发梢,垂下一个软软的弧度。他将头撇在一边,咔嚓咔嚓啃着流川带来的苹果。 

刚刷完牙啃着的苹果,有一种奇怪的清凉的味道。 

果然,看着狐狸的这张脸,什么都说不出来啊.....面对着这样犹豫不决的自己,樱木像是生着闷气一样的沉默着。 

流川坐在对面,也是异常的沉默。 

“花道他,对重要的东西,就是会变得格外谨慎。”洋平省去繁琐的开场白,看着流川,带着他惯有的温和却有着距离感的笑容,“人,都是这样吧。” 

那样小心翼翼,反复确认着自己的感情。 

流川冷淡的看着他,不出声,却充满敌意。 

看着流川愤怒般的冷漠的沉默,算是意料之中,洋平挑了挑眉,补上一句,“他什么都没有对我说。” 

“有什么事?”似乎没有交谈下去的打算,流川这样生硬的问道。 

“呐,”完全不在意流川的敌意,也赞成流川不继续谈话的打算,洋平对他摊开掌心:“花道家的钥匙。” 

想着水户的那些意味不明的话和举动,流川抬眼看了看樱木,他正执拗的把头偏向一边,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咔嚓咔嚓嚼着。 

他开始觉得莫名的烦躁,那感觉似曾相识。 

发出一声长而沉重的呼吸声,流川发现,自己真的不怎么太擅长打破沉默的气氛。 

“听好,大白痴,”流川抿了抿嘴唇,觉得自己并不应该在这种细节上做什么纠结,因为樱木很配合的转过头,鼓着腮帮子慢慢停止了他咀嚼的动作。 

流川盯紧他的眼睛,樱木琥珀色的眼神闪烁着,算不上很坦率但却足够的倔强。 

“我不管你在烦恼些什么,”流川看着樱木,毫不留情的揭穿他的虚张声势的强势,他语气因为平淡而显得漫不经心,却又有着让人无法怀疑的坚定,“我一步也不打算退让。” 

看着流川淡然的眼神,樱木慢慢锁紧眉头,原本对自己的闷气,慢慢变成控制不住的恼火,他不爽的转开和流川对视的视线,胡乱的抓了抓脑袋。 

这只自以为是的狐狸,从头到尾在得意些什么东西啊,谁允许你在本天才面前这么嚣张的?在神气什么啊!让人超级火大!

不能让这只狐狸再这么神气下去了,他在心里这么想着。 

“呐,流川。”把啃了一半的苹果放在了一边,单手撑着桌面,樱木把身体往前探了探,越过桌面。 

然后他伸出手,单手扶住流川的耳侧,手指微微使力的扣住。 

“......” 

流川看着樱木难得的一脸正经的表情,还有这个白痴扶住自己耳侧的那只温热的无法忽略的手。 

这种见鬼的心情......流川弯了弯嘴角,几乎露出了弧度的笑容,他在心里这样控制不住的想着。 

永远不要对这个白痴有什么期待,虽然流川不止一次的告诉过自己。但,果然啊,这种心情无法受控制的心情,让自己觉得愉快。 

并没有注意流川细小的表情变化,樱木后仰着脑袋,然后卯足了力气猛地一头槌撞了上去。 

一瞬间,流川只看到樱木猛地放大的脸,然后觉得额头上猛地一阵剧痛,眼前一黑冒着金星。 


因为期待和现实的巨大落差,被满腔的愤怒和不知名的失望控制住的流川,第一次有这么如此强烈的抓狂又无力的愤怒感。 

这个大白痴!!!流川因为疼痛和愤怒而眯起眼。 

不顾被撞得那一记头槌撞得七荤八素的脑袋,流川立刻胡乱的伸手,一把揽住樱木来不及退回去脖子。 

微眯着的眼,看见樱木原本的一脸得意变得错愕,凭着感觉,他对着樱木嘴唇的位置狠狠地咬了下去。 

“唔!!!!!” 

流川抚着额头,一脸郁闷的舔着嘴唇,将视线落在不知名的某个地方。樱木则是捂着嘴巴,懊恼的在一边小声的嘀咕着什么,他甚至能从嘴唇上感觉到心跳。 

  对白痴有所期待的自己,才是真正的大白痴吧。流川泄气的想着,一边揉着被撞到的额头。 

“混蛋狐狸,”从尴尬中缓和过来,樱木一边用整个手掌揉着嘴唇,一边恶声恶气含糊的抱怨道,“不要打断我啊!” 

“大白痴...”又想掩饰什么,这样故意大声的说话,流川的眼神因为生气而显得有点冷淡。 

他抬眼看了一眼樱木,发现他满脸通红,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尴尬。 

“你打算说什么?”看着这样的樱木,流川的声线有些生硬,却又在极力控制些什么。 

一定又是类似狐狸咬人这种蠢话......他在心里自嘲的想到,流川舔了舔嘴唇,上面残留着苹果清甜的味道,像是幻觉一般的美好,有些讽刺。 

他看向樱木,发现他的表情正经,眼神变得坚毅而坦然。 

“流川,我们交往吧!”他听见樱木这样说道。 

评论
热度(11)

© 哉小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