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离态(〒 _ 〒) 语死早_(:3J ∠)_杂食 |・ω・`)

【原创】独 白 [流花] 章五

明明就是那个狐狸的错,还一副受害者的样子。 

想着当时流川的表情,樱木郁闷的抓紧手中的球。 

“你现在最好离我远点......”樱木对他这样说道,接着两人陷入沉默的对峙中。 

流川深深看了樱木一眼,然后沉默着走过他身边,弯腰拾起篮球。 

看着这么诡异的氛围,宫城和三井不约而同的看了看这两个莫名其妙的家伙,相互复杂的交换着眼神,其他队员也都有些反应不过来该做些什么,只能木木的在一边静观其变。 

于是,体育馆里的气氛就在这样的沉默中变得更加诡异。 


在搞什么啊,赤木看着这群莫名其妙的家伙,有点气不打一处来。 

“继续练习!”赤木粗着吼了一嗓子,粗犷的声音像是把所有人的惊醒一样,众人才从尴尬的气氛中缓过来,又开始练习。 

说什么喜欢什么的,明明这样相互讨厌下去就好,突然说喜欢,搞得好像一直是本天才小心眼的和他过不去一样。 

就像樱木觉得自己讨厌流川一样,流川一定也很不爽自己。 

其实,那样的讨厌,也只是类似于小孩之间单纯的斗气而已,因为你讨厌我,所以我就不喜欢你。

以流川三倍的练习量练习,不然在高中毕业之前无法超越他,老爹当时是那么说。 

臭狐狸,害的本天才都不能安心在体育馆里练习了!他有些愤然的这样想着。 

远藤有来过一次,却被樱木虎着脸凶了回去。 

“交往了就好好去约会啊!”樱木不满的瞪着他,用故作凶恶的语气说道。 

看得出樱木是真的在为什么而烦恼着,远藤摊了摊手,表示自己做的不对,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:“其实晴子也有在担心你啊。” 

果然,提到晴子,樱木的表情缓和了些,但仍旧坚持着让远藤回去。 

“呐,樱木,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不要太钻牛角尖啊,樱木君。”走之前,远藤是这么对樱木说的。 

真是爱操心的家伙,都已经在交往了,还那么多管闲事,不好好交往的话,晴子不是很可怜嘛,樱木在心里这样想到。 

干净利落的出手,球在空中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,然后漂亮的入了网。 

甩了甩手腕,最近的精神状态不太好,脑袋里昏沉沉的,身体似乎是受到心情的影响有点违和感。 

天才是不会被这种小事影响的,樱木总是这样对自己说。

太阳已经下山了,天空还是那样明亮的颜色,樱木独自在公园边的小篮球场练习着,影子肆意的被微醺的光线拉长,跟着主人运动变成不同的形状,不知疲倦。 

仰头喝了一口水,樱木胡乱的擦了擦汗,坐在一边休息。 

再练习一会儿就回家吧,这么想着,樱木准备爬起身来。 

“恩?”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向这边跑来,他有些疑惑抬头看去。 

那团白色欢脱的奔跑到樱木面前,摇着尾巴在他面前蹲坐好,因为樱木坐着的关系,它只是微微仰着头就能平视眼前这个红发少年。 

“诶?”樱木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只白色大狗,看着它蹲坐在自己面前,冲着自己欢快的摇着尾巴。 

认识我么?完全没什么印象啊.....樱木抓了抓头发,有些苦恼的想着。 

看着樱木露出苦恼的表情,大狗似乎并不怎么在意,它依旧欢快的摇着尾巴,然后伸出樱红色的舌头,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似的表情,黑亮亮的小眼睛里对着他露出期待似地表情。 

这样的表情,见过的啊,在什么地方。 

“啊!你是那个时候的.....”像是想起了什么,樱木有些吃惊的叫道。 

他欣慰的咧开嘴巴,伸手环住它的毛茸茸脖子揉弄着它的脑袋,“喂,你这家伙,长的好大,还记得我啊......” 

忘记到底过了多久,原本可以单手托起的小白狗,已经长得和成的年中型犬差不多大小了。 

它的嘴巴和鼻子也变得尖长起来,耳朵也像两个形状胖呼呼的三角形支楞着,虽然不像小时候那样圆润,一副憨憨的样子却是一点都没有变。 

怎么越长越像狐狸了......樱木有些郁闷的想着,揉了揉它的脑袋,注意到他脖子上的项圈和挂牌,一定是被被领养了。 

“唔.......?”挂牌上好像写了些什么,樱木微微眯了眯眼,挂牌上刻着某个地址,应该是这个家伙的家吧,他这样想着。 

项圈上拖着长长的链子,看样子应该是出来散步的,但是樱木看了看四周,太阳下山之后,天暗的很快,不知不觉中,天色已经暗了许多,公园里已经没有什么人在散步了。 

“你的主人呢,狐狸?”樱木揉着它的脑袋问道。 

当然不会得到回答,大狗只是冲着他拉了拉舌头。 

走丢了啊?真是个粗心的主人......樱木不太高兴的想到,一抬眼看着这只白色的大狗对着自己,似乎不知疲倦的对着自己拉着舌头,露着笑容似的表情。 

那现在怎么办?樱木又转头看了看四周,接着看了看大白狗炯炯有神的小眼睛,长长叹了口气。 

“好啦,送你回家吧。”揉了揉大白狗的脑袋,单手抓起篮球,樱木爬起了身。

“喂,慢一点啊.......” 

完全不理会樱木,大狗走的仍旧很是欢快,偶尔还会调皮的来一个加速度,似乎是很兴奋的样子。 

它不时的回头看看樱木,然后继续欢脱的向前奔去。 

樱木一手抓着球,一手拽着链子,被它一会儿紧一会儿松的拖着走,滋味当然不会很好受。 

看这家伙的样子,好像完全知道回家的路啊......这样想着,然后又是猛地被向前的拉力弄得一步踉跄。 

“喂,狐狸,慢点啊!”拽着链子,樱木有些无奈地叫到。 

当大狗往着一幢房子的院子里走去的时候,樱木拽住了它。 

他蹲下身子,眯着眼睛看了看大狗脖子上的门派,是这里了,没错了。 

似乎等的有些不耐烦,大狗冲着房子的方向叫唤了几声。 

愣愣的门牌发着呆,不会这么巧吧,这么在心里想着,樱木有些犹豫的站在门口,却被大狗的叫声吓了一跳。 

“啊喂,别叫啊!”樱木手忙脚乱的蹲下身子,一把搂住大狗的脖子,安抚着它,“万一真的那只死狐狸怎么办?” 

暂时不想见到那只狐狸......说不出原因,但就是心底里隐约着这么想。

“那个.....你好。”一个温柔的女声响起,拉回了樱木的注意力。 

抬起头,一个看上去三十几岁女人,五官精致美好,因为上挑的唇角而显得亲切又温柔。对于蹲在她家门前这个可疑陌生的红发少年,她用带着些疑惑却友好的目光打量着他。 

“啊,你好。” 

看着眼前这位陌生的女性,樱木站起身,一面礼貌性的问好,一面对刚刚自己那些可笑的想法感到懊恼。 

怎么会是那只死狐狸呢.....我是白痴么?对着这样可笑的自己,总觉得有些生气。 

这就是收养“狐狸”的主人啊,看上去很温柔的样子,一定是个好人吧。为了从刚刚有些尴尬的情绪中走出来,樱木打量着眼前这位女性,这样想着。 

“小枫他一定又在休息的时候睡着了........”京子看了看樱木,又看了看大狗,小声嘟囔着,语气带着一点无奈的抱怨。 

她有些抱歉的笑了笑,露出浅浅的酒窝,绽出一个甜美又温柔的笑容,然后她用着试探性语气,“麻烦你了,樱木君?” 

“?!”樱木有些吃惊的看着她,边想真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。 

“果然是呢。”似乎是从樱木惊愕的表情中得到了肯定的回答,京子弯了弯眼睛,露出一个温柔却略带得意的笑容,然后她向前走了一小步,凑近了打量着樱木。 

“近距离看果然更有精神呢。”看着眼前这个表情丰富大男生,京子打心眼觉得可爱的这样说道。 

“嘿嘿,是么?”虽然还是很疑惑,樱木抓了抓头,有些不好意的红了脸,被这样的夸奖似乎是第一次啊。 

诶,等等......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

“大白痴......”刚刚这么想着,熟悉的声线在身后响起,带着点急促的喘息。 

身边的大狗转过身去,拉着舌头对着来人殷勤的摇了摇尾巴,樱木也下意识立刻转身看去。 

因为刚刚才跑的太快的的原因,深蓝色的运动衫敞开着,流川的胸口大幅度的起伏着,有几滴汗顺着脖子滑了下来。 

就像京子预料的一样,遛狗的途中,在公园的椅子上休息的时候,流川不小心睡着了。 

“不要乱跑啊......说了几次了。”流川走到樱木身边,蹲下身,责备的看着大狗说道。 

似乎感受到主人此刻不爽的心情,大狗蹲坐着殷勤的摇着尾巴,小眼睛里满是无辜,对着流川歪了歪脑袋,一副乖乖受训的样子。 

(喂,明明是你不对啊.......京子和樱木在一边黑线的想到。) 

虽然天生对温柔的女性没有抵抗力,但樱木还是红着脸拒绝京子的邀请,对着京子有些遗憾的脸,樱木心里涌起了深深的负罪感。 

“下次有空一定要玩啊,大白也很喜欢你呢,樱木君。”京子这么对樱木说,然后牵着大狗进了屋。 

大白,这是什么奇怪的名字啊.......樱木有些郁闷的想到。 

等京子带着大白进了屋,樱木看着还站在身边的流川。 

“我回去了。”看了流川一眼,在这样只有两个人的尴尬气氛下。樱木有些不自然的说道,准备离开。 

“大白痴,你还要别扭多久啊......”紧紧盯着樱木避开的视线,虽然还是一贯淡淡的语气,流川的口气中居然带了一丝无奈。 

像是被说中了什么,虽然觉得有些底气不足,樱木却还是不甘心的吼了回去,“你说什么!你这只臭狐狸!” 

然后他发现自己的口气远远不像平时的那样理直气壮,不禁有点心虚,胡乱抓了抓头发,自顾自的小声嘟囔着,“为什么只有我会觉得烦躁啊.......” 

听着这句像是在抱怨着什么的话,流川不易察觉的浅浅扬了扬嘴角。 

“因为,只有你,不肯坦率一点。”他淡淡的这样说道。

回到家里做了晚饭,草草的吃完之后,樱木没精打采的趴伏在矮桌上,脑袋昏沉沉的想着和流川有关的所有事情。 

直到水烧开了,发出尖锐的哨音,他被猛地惊醒,然后揉了揉眼睛。 

啊,睡着了啊,最近似乎特别容易累呢。 

脑袋里混沌沌的,神经像是被扯住了一样,让脑袋绷得紧紧地,有种昏沉沉的痛觉。 

他揉了一阵太阳穴,疼痛并没有缓解,然后他又伸手摸了摸额头,好像有点发烫。 

有多久没有生病了呢?他这样想着,打算早点去睡觉。 

裹紧被子,明明已经大汗淋漓了,樱木却还是感到浑身发冷。 

很累,很疲倦,很难受的感觉,想要快点睡着,脑袋却在不受控制的,很模糊地想着些什么。 

“流川君啊,绝对不是一个冷漠的人........” 

对啊,他是一只闷骚的狐狸啊!所以会收养那只“狐狸”的啊! 

“其实啊,流川君,一只很注意樱木君呢.......” 

一定是因为害怕被本天才超越了吧,那只臭狐狸! 

“但是不要太钻牛角尖啊,樱木君......” 

天才怎么会和小老百姓一样钻牛角尖呢! 

“大白痴,你还要别扭多久啊......” 

到底是谁的错啊!真是......... 



“樱木花道........” 

名字什么的,不是说已经忘记了么...... 

“只有你,不肯坦率一点......” 

不要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,臭狐狸....... 

“我喜欢你.......” 

吵死了,我知道了啊......... 

“我喜欢你.......” 

都说我知道了啊........ 

“我喜欢你.......” 

闭嘴啊,狐狸....... 

“我喜欢你.......” 

............... 

我也喜欢你,行了吧!狐狸!这样满意了吧..... 

最后像是被打败一样,樱木有些模糊的、这样沮丧的在心里想到,嘴角却怎么也忍不住的上扬。 

这样想着,然后在那个瞬间似乎所有烦躁的声音都消失了,安静的房间里只剩下他有些沉重的呼吸声。 

“原来,我也喜欢你啊,狐狸......”黑暗中,他用沙哑的嗓音说给自己听。

评论
热度(15)

© 哉小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