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离态(〒 _ 〒) 语死早_(:3J ∠)_杂食 |・ω・`)

【原创】独 白 [流花] 章四

臭狐狸…… 

闭着眼睛趴伏在桌上,樱木抱着脑袋,却一点睡意也没有。 

“我喜欢你…….”带着浓重的鼻音,冷淡却又无比认真的声音,在脑袋里无法抑制的回响着。 

“樱木花道......”还是那样波澜不惊的声音。 

樱木烦躁又愤然的睁开眼,抬起头,小池还在讲台上唧唧咋咋的讲着什么, 

一想到那个家伙,胸口就像是被什么压抑着什么一样的难受,烦躁啊烦躁的控制不住。 

樱木恼火的用拳头大力的捶了捶胸口,发出有些吓人“砰”“砰”的声响,吓得前排的同学频频回头。 

小池面对着黑板忍耐着掐着粉笔头,额头上暴着青筋。 

这算什么啊......明明很想大声吼出些什么来,但却又像失去语言能力一般,只能烦躁的咬着牙齿,像个白痴一样。 

樱木懊恼的皱着眉头,有些徒劳的扯了扯短短的头发,然后又泄气似地趴伏在课桌上。

风和日丽的午后,和樱木并排躺在天台上,洋平很坦然的逃了一下午的课,用着大把的时间看着天空发呆,想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,或者偶尔转头看一看睡着了的樱木。 

看样子昨天没有睡好呢......明明神经大条到几乎没有什么烦心的事,洋平有些好笑的想到。 

臭狐狸......不止一次听见熟睡的樱木这样骂道。因为梦呓的关系,没有了平时的张扬的声线,单纯的像是在抱怨什么的嘟囔着。 

在撒娇啊.......看着樱木皱着的眉头,洋平无奈的笑了笑,果然是和流川有关啊。 

只要是和流川有关的事情,花道似乎都会一反常态,显得格外孩子气。 

总会为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去挑衅流川,一边炫耀的说着“我是天才”,一边得意的用眼角瞥他。 

总会时不时的听到樱木愤愤不满的吐槽流川各种,“那狐狸一定是嫉妒本天才”,每次抱怨完了之后,都会添上这一句。 

似乎不是这个样子呢,是不是觉得被讨厌了,所以才一定要讨厌回去,这样逞强又孩子的方式,果然是你的作风啊。 

其实,并不是讨厌吧。 

洋平这样想着,闭上眼,听着风安静吹过的声音,过了好一会再张开眼,微微舒了舒眉头,继续看着天空发呆。 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感觉身边的人发出一声深深的呼吸,洋平转过头,看着樱木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抓了抓头发坐起身。 

“洋平,几点了?”长长伸了个懒腰,用着有些沙哑的声音,樱木问道。 

“刚刚放学。”洋平有些好笑的看着他,这家伙,身体里面设置里闹钟么。 

“啊!要快点去体育馆了,迟到了大猩猩会骂人的。”樱木胡乱抓了抓头发,站起身,“我先走了,洋平。” 

樱木慌慌忙忙的爬起身,顾不上拍拍身上的灰尘,就向楼梯那边走去,嘴巴里还不停小声嘟囔着“猩猩猩猩”什么的。 

“花道。”看着樱木拉开天台的门,洋平叫住了他。 

“嗯?”顿住了动作,樱木有些疑惑的回头看着他。 

虽然说坦率一点会比较轻松,但有些东西还是需要自己去发现吧,意识到什么那也是迟早的事。 

“练习,要加油啊。”想了想,洋平对他这样说道。 

“那当然了!”回应洋平的是一个元气满满的声音。 

看着樱木习惯性的咧着嘴巴露出一个十足自信的笑,看着他风一般的离开,楼梯那边紧接着传来一阵急促的下楼声。

每天放学后,樱木军团照例来到体育馆看篮球队的练习。 

“花道最近心情好像不太好嘛。”站在体育馆门口,大楠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体育馆里的樱木。 

因为亮眼的发色的关系,一眼就能找到樱木的位置。 

“我还以为他已经对晴子的事不在意了咧。”高宫鼓着腮帮子,看着那个红色的脑袋,有些郁闷的说道,“果然,还是会在意的吧,那个单纯王。” 

“应该不是吧,这次心情不太好的有点不一样,”野间并不赞成,摸着下巴说道,“比平常要恐怖的感觉……” 

“洋平,花道到底怎么了?”三个人一起吧目光看向洋平。 

“呵呵,我也不太清楚啊……”只是笑笑,洋平这样对傻瓜三人组说道,然后把视线转向那个红色的脑袋。 

花道,你还在别扭些什么啊? 

体育馆里,流川命们一反常态,窝成一下团在窃窃私语些什么。 

“那个红色光头今天好恐怖啊.......” 

"昨天也是!" 

“前天也是!” 

“流川君和那种人在一队,一定很辛苦!” 

“为什么那么恐怖的家伙还留在篮球队啊!” 

“就是,就是!” 

越是想要无视这些烦人的声音,越是觉得烦躁,樱木烦躁的皱着眉头,运着球,快速向篮下跑去。 

流川流川的叫个不停。吵死了,吵死了!不就是一只臭狐狸,有什么好得意的! 

光是听到这个名字就觉得讨厌! 

“花道,前面!” 

听见宫城的声音,樱木回过神来,似乎已经晚了。猛地和什么撞上,然后被相互的作用力撞开,狼狈的摔在地板上发出钝重的声音。 

恐怖的撞击声很明显吓到的体育馆里的其他人,可疑的沉默持续了几秒,连流川的亲卫队都难得闭上了嘴巴。 

“没事吧,花道?”宫城似乎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,立刻上前问道。 

樱木摇了摇头,缓缓的坐起身,不是很痛,只是撞到的地方有些麻木了的感觉。 

到底在搞什么啊我!樱木在心里大吼着。连自己都开始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,他胡乱的抓了抓头,深深吸了一口气,打算压下这种不知名的烦躁。 

“哈哈.....别忘了,那家伙是怪物嘛。”三井在一边干笑了几声,心有余悸的想着还好刚刚不是撞上的不是自己。 

“流川,没事吧?”木暮蹲在流川身边,有些担忧的看着流川。 

对于樱木的杀伤力,大家基本有了某种沉默的共识。 

“没事。”流川也只是淡淡了回答道。他爬起身,心里暗暗骂道白痴这家伙的蛮力真不是盖的,痛死了— —。 

抬起头,看见流川站在自己面前,正低着头沉默着看着自己,只觉得心口猛地一滞。 

与记忆中的某个画面重合,那个对樱木而言,算不上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回忆。 

接下来,要说什么。那似乎是烦躁的根源,但又好像不是。 

视线与视线交接,某个地方又不明所以冷冷的抽搐了一下,如果移开视线,总觉有种输了感觉,樱木硬着头皮的看了回去。 

压抑着不明的烦躁,声线也似乎变得有些低沉的沙哑,看着流川的眼睛,樱木这样对流川说道。 

“你现在最好离我远点......”

评论
热度(9)

© 哉小近 | Powered by LOFTER